【親民黨】回應青年安居政策論壇之提問



親民黨認為,每個人能安居樂業就是居住正義,希望每個人民不管是租屋或購屋,政府都可以伸出援手進行協助。實價登錄與課稅都是治標不治本,如蔣經國總統時期在水電費與房價都有完整措施管制,很多政策研擬與成本政府必須負擔,但要人民配合時要先問「政府給了人民什麼」。

親民黨表示將會堅持追求居住正義的目標及立場,監督政府,透過各種機制手段要求政府對於青年居住相關政策的落實。並認為若要徹底解決房價問題,應從公共住宅及財稅制度著手。

● 親民黨出席代表:
秦詩雁|親民黨高雄市立法委員參選人

問題一:交易資訊不透明,青年首購權益受損,怎麼辦?
實價登錄並沒有完全被落實。首先是實價登錄必須要規定登錄時間,而不是讓登錄者選在房價高點登錄(編註:目前實價登錄均有規範登錄時間);其次是類似美國的託管制度,透過託管第三方的方式,在買房後有類似鑑賞期的時間,在這時間內若有漏水等瑕疵,第三方可以協助爭取相關權益;最後是預售屋起始價機制,由於預售屋目前登錄時間與實際交易時間可能差好幾年,要在交易時就登錄價格,並依照其變動歷程載入物件公開資訊,讓消費者更了解價格的演變狀態。

問題二:租屋市場不健全,青年租屋困難,怎麼辦?
租屋族可以分成「學生」與「上班族」兩個部分。學生部分的政策是希望大學招生時宿舍存量至少要佔招生人數40%,現在因為宿舍不足,大部分學生都向外找租屋,其實很沒有保障,因為學生對於屋況、租屋價值等評估能力不足,往往也沒有人能夠協助他們管控,學校也應該主動尋找周邊社區、大樓配合,讓學校進行代管。

上班族租屋問題在於,租屋價格一樣很亂,薪資低也造成負擔過大,加上價錢不透明的狀況,上班族也很難找到適合的房子。所以政府應該建立一個平台,類似Airbnb,進行代管,讓租屋族能更好的找到適合的房子。並一併考量如何對房東產生誘因,讓他們自願性的納管。

問題三:青年買不起、租不好,卻有百萬空餘屋,合理嗎?
應考慮實施囤房稅,提高擁有三戶以上房產的民眾稅率,且以階梯方式增加,三戶以上每增加一戶,就提高一定比率稅率,以遏止囤房行為,同時為平衡稅基,擁有一戶房子且是自住的民眾,降低其房屋稅。

現場觀眾提問Q&A紀錄
Q:你們住宅政策提到,親民黨過去曾要求「實價課稅」,但改革卻無法通過,試問貴黨目前重提此一政策是否有推動具體的主張內容?如何推動?

A:包括都會地區國有地妥適利用、強化都更及城市老舊區域的活化、提供只租不賣的青年公寓並搭配購屋儲蓄與低利貸款、一定房價內自用住宅貸款利息費用可作為綜合所得扣除額、房地產實價課稅(但有自有房舍的合理寬限)、建立完善交通網路與生活條件,增加都會區以外的房屋供給與需求。

如何具體落實,當然最快方式就是讓宋先生當選總統,其次就是讓更多支持此一方案的立委候選人當選,透過立法院提案修正。

Q:請問親民黨支持實價登錄2.0嗎?會在立法院推動嗎?

A:我們支持實價登錄2.0,但認為實價登錄2.0抑制房價的效果有待商討。

Q:宋主席說提供青年購屋兩桶金,可是青年購屋困難關鍵是薪水太低、房價太高,這樣有用嗎?

A:兩桶金的內容是「政府代付部分租金(當地租金水平75%計)」與「政府擔保先行提撥十年退休金」。前者是以政府補助的方式,補助部份租金讓青年有多餘的錢可以運用;後者則是透過預支部分退休金,讓青年可以支付頭期款。

Q:請問親民黨對於居住正義的企圖心,推動重點會聚焦於何議題?

A:宋主席在2012年選舉就已經提了六個方向(見Q1),這就是我們目前最聚焦的部分。

Q:對於南部這幾年房價高漲及被炒作問題其實是嚴重的,但長期台北觀點看天下,或是對比於北部房價,導致南部的高房價問題是被忽視的,想請問可以怎麼解決這些其實被高炒作地區的房價問題?

A:炒房不分南北,各地重劃區確定之前,風聲就已經被建商掌握,政府對這部分的資訊應該進行控管,也必須保證該塊土地的漲幅合理,設置售價管制機制。

Q:推動社會住宅包租代管及租金補貼政策,確實可讓青年及弱勢者減少經濟負擔,承租較為好一點的房子,但受到的阻力都是因為房東不報稅,拒絕房客申請租金補貼或進入包租代管,雖政府已有規定房東不得禁止,但可見房東依舊我行我素,請問該如何處理市場黑市問題,讓租屋功能健全,真正成為居住政策的一個調節引擎?

A:政府需要房東出來,應該要給予房東足夠多的管制與利多,如要求房東一定要開發票的時候,在稅制的配套減免應該給予提供。

Q:對於立法院大多民代都擁有大量房地產,因而阻止了居住正義的實現,親民黨能怎麼解決這樣的問題?

A:我們第三勢力是最庶民的一群,能最第一線感受到人民買不起租不好是什麼感覺,因此希望讓第三勢力多一些機會,只能用選票來反映。

Q:親民黨和時代力量民眾黨在政策上有什麼具體差異?親民黨為國會少數黨,將使用何種策略達到居住正義?

A:居住正義上大家各有各的想法,但小黨在方向上應該目標是一致的,就是讓人民安居樂業。應該整合各小黨資源,彼此釋出想法討論,並結合大黨比較理性且支持民生法案的委員把最好的政策提出來,不應讓民生議題成為政治操作的對象。

Q:請問青年租屋問題,可以再提出明確的做法嗎?

A:政府目前都有政策進行補助,但到底有多少人拿得到?政府不是沒有在做,但落實可能出了問題,房東並不是理所當然要釋出房子,政府有沒有辦法提出讓房東信任的政策,才是問題關鍵。

Q:親民黨對弱勢家庭的住宅協助政策是什麼?貴黨是否能提出這議題的政策主張?

A:弱勢家庭跟青年租屋是類似的道理,都是弱勢團體。也是應該透過政府的社會住宅,如一些地區的空屋過多(如鳳山眷村)政府應該要透過託管的方式來協助青年或弱勢家庭承租。還有社會住宅透過地上權的承購,也可以降低社會住宅興建成本

● 全文紀錄整理=廖庭輝

取自: OURs都市改革組織 https://ours.org.tw/2019/12/03/2019housingpolicyforum-03/?fbclid=IwAR2b-9pLchDxuW7MpRtUchUh4sUowhrLcDLOwy2pBKfW9Q-60SJndr7Pl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