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評論-【第三勢力投票指南】親民黨 滕西華:國民黨立委為了自己(的老後),應該支持我的提案才是

2019/12/30 , 新聞

潘柏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年總統立委選舉,除了國民兩大黨之外,還有17個「第三勢力」小黨,數量之多讓人眼花撩亂,我們採訪了17黨的不分區第一名候選人,也就是如果該黨「政黨票」超過5%門檻,保證會代表進入立法院的立委,透過他們的關鍵問答,幫助選民投出神聖的一票。

四度角逐總統大選的宋楚瑜,這次是他第三次代表親民黨參選,與擁有「媒體教母」之稱的余湘搭檔組合。對於國家情勢與立法院生態,親民黨的臉書粉絲專頁上寫著「國家要安全,國會要多元」。在上一屆(2016年)的立委選舉,親民黨獲得79萬張政黨票,得票率近7%,拿下3席不分區。

親民黨這次所公布的不分區名單,除了親民黨既有人馬與郭台銘的郭家軍之外,列在首位的是長期投身於社會工作與身心障礙領域的滕西華。宋楚瑜在公布不分區名單的記者會上,表示將滕西華列入不分區的首位是希望她能為人民和弱勢效力。

採訪滕西華的那個早上她剛單槍匹馬地召開完「推動全責照護」的記者會,記者會上她娓娓道來台灣社會將要面臨的高齡少子化、對手板上的資料她如數家珍,對於未來要如何在國會推動相關政策,她顯得胸有成竹。記者會後她笑著說除了求學階段,已經許久未曾穿著一件寫著自己名字的背心。

長期為身心障礙、心理健康,以及醫療改革奔走的她,為何願意披上親民黨的戰袍投入立委選戰?如果有幸找到這份在立法院的「新工作」,哪些法案又是她上任後想優先推動的?

Q1:為什麼決定加入親民黨,並參選立委?
我過去都是在社會工作與倡議的領域,在宋楚瑜主席和余湘姐對我提出邀請前沒有想過要從政,也因此為了這個邀約困擾許久。

很多我所關注的民生或社福議題過去在民間其實已經討論很久,對現在的我來說像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如果我能有這機會進到立法院,就能夠自己去遊說立法院的委員們,才讓我決定把握這機會放手一試。

Q2. 你最關注的3個議題領域是哪些?為什麼?
我關注的領域主要有以下4個:

醫療改革:這不是只有侷限在健保制度,更包含了醫療資源的分配(例如我過去也反對醫學中心家數無限上綱)。至於健保制度,除了我召開記者會主題的全責照護,還有蔡總統2016年競選時接受民間意見列入政見的家戶總所得。我們過去4年終於不用擔心保費調漲,卻沒有把握機會好好討論家戶總所得引起的爭議是否正確。

何謂全責照護(total care)?

又名全責護理。依據台大護理研究所兼任副教授周照芳在《全聯護訊》的介紹,是護理工作與護理技術間的分工合作。歐美國家的照護體系除了正式的護理人員之外,也聘有部分受訓練的護理人員,以協助病人清潔與基本護理的照護工作。依據《風傳媒》報導,台灣自2006年起就由當時衛生署立醫院(現稱衛福部立醫院)帶頭推動試辦,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2018年受衛福部委託對醫院進行住院照護友善評鑑,全國就只有34家醫院通過評核,占全國500多家醫院總數比例不到7%。

滕西華此次所提出的訴求,主要為全責照護納入健保給付、看護工作專業證照化並納入醫院管理,以期改善血汗醫護提升照護品質、不再有「一人生病,全家住院」的陪病負擔。

何謂家戶總所得?

依據健保署的說明文件(文件一、文件二),二代健保的財務改革目標是朝著「擴大保險費計費基礎,提升保費量能負擔的方向邁進」。初期規劃是以「家戶總所得」作為保險費的計費基礎,取代現行以民眾每月薪資作為計費基礎的規則。後來因改革過程未能取得共識,故改以對大部分能掌握卻未列入計費的所得和收入徵收補充保費,在既有保險費徵收的基礎上進行改革。2016年蔡英文競選總統時,曾將家戶總所得列為競選政見。

個資保護:這包含了健康個資以及特種個資(例如原住民、身心障礙、精神疾病患者)的使用、連結等,目前的相關規範還是不足。

身心障礙:會優先著手在無障礙環境的建構與改善,載具(例如復康巴士)的不足也是重點,因為這都影響了身心障礙者的社會參與。我希望能改善身心障礙者低勞動率與低所得的現況。

最後就是藥品仿單要有民眾版,白話來說就是要有民眾版的藥品說明書,不光是只有標註在藥袋上的內容。

Q3:進入國會後,你最想要推動的前3名法案會是哪些?
第一是我會與政府、醫療院所合作,先弄好無障礙就醫環境。這不只是身心障礙者受惠,高齡長輩也受用。這方面過去我在身障聯盟時也有些進展。後續我也計畫讓身心障礙者能夠自由選讀大專院校的科系,而非由科系來決定是否開放名額給身心障礙者。

第二就是醫療領域,全責照護是列為首要推行的法案,以及推動家戶總所得改革。2021年時,健保的安全準備金已經低於法定的規定,政府勢必要嚴肅討論保費調漲此一議題。政黨會輪替,但全民健保不會。如何讓健保(財務)永續,是很重要的議題。

Q4:這個黨有什麼你特別認同的價值?假設你想做的事情和黨的意思有落差,你要怎麼做?
我會先在黨內溝通,讓他們回想宋主席當時找我來的用意就是「為社會效力、為人民效力,人民的需求優先。」我做障礙運動這麼多年,有句標語是人民優先(People First)。而親民黨的英文黨名,正好也是人民優先。

我相信我推動以人民需求相關的法案,同黨的同事、黨主席,甚至是未來立法院的同事,應該不會反對,但我歡迎各種對法案內容的討論。有不同的聲音是正常,再美好的意見都會有人反對。我認為台灣最大的問題是我們對公共政策缺乏一個全民討論的平台和機制。

我認為小黨的功能在於盡可能創造多元意見讓他人聽見,創造一種制度是:如果大黨想要蠻幹,我們就應該透過不同管道來鼓勵民眾參與。大黨必然傾聽民意,小黨必然唯黨意是從嗎?這可不一定。如果我想推的法案真的與黨有分歧,我有自信能夠說服黨來支持我;如果真的沒辦法、我技不如人無法完成任務,那就交付給其他人去完成。

Q5:會考慮和國民兩黨合作嗎?
首先,我過去在民間團體工作時,與這兩黨委員有私交的還不少。我有個理念是「朋友不會打架」,宋楚瑜主席也曾提醒我(如果有機會進立法院)「不要和別人打架和拍桌子」,我說好。有很多委員是我在民間團體時就認識,我也希望他們能繼續在立法院為民眾服務,未來我們也有機會可以合作。

其次是,我所關注的民生和人權社福法案,是不分黨派或立場的。過去立法院在推的社福或人權相關法案,跨黨派共同連署的也很多,這在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以下簡稱衛環委員會)也很常見。我若有機會進立法院,首選的委員會當然是衛環;倘若沒機會進去,我也會跑去關心。這是我的強項。

以國民黨為例,目前看到立委平均年齡最高的就這個黨了。為了他們自己(的老後),他們也應該要支持我的民生相關提案才是。

2020宋楚瑜與親民黨立委共同主要政見:

  1. 對岸必須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事實,我們主張對等分治、兩岸對話、和平發展。在中國大陸還未完全實現自由民主法治前,台灣絕對主張維持現狀。
  2. 終結藍綠惡鬥,打破政黨壟斷,政黨票門檻從5%降到3%;領取政黨補助款門檻從目前3%調降至1.5%。
    民法成年下修到18歲。推動實質人民參與的陪審制度。
  3. 推動國民義務教育向下延伸3年,小班、中班、大班。
  4. 保障勞工權益,維持一例一休的精神,但調整為「異業異法」,我們需要一套兼顧彈性與保障的勞動法,重新找回和諧勞資關係。
  5. 全面清查貧困榮民、榮眷、老農以及勞工,做好生活照顧與輔導。
  6. 設立新住民委員會,協助新住民融入台灣社會,照顧其新住民子女教育及就業。
  7. 設立青年及銀髮社會住宅。
  8. 厚植台灣經濟,制定專法支援台商建立海外產業聚落;鼓勵新創研發,扶植新創產業;持續用力推動簽署CPTPP及RCEP等區域經濟協議。
  9. 推動自主安樂死立法。

核稿編輯:羊正鈺

取自:https://www.thenewslens.com/feature/2020thirdforce/128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