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皓:繼市議會質詢蓋牌、民調蓋牌、行程蓋牌,韓國瑜又蓋了一張牌:總統辯論會蓋牌。

繼市議會質詢蓋牌、民調蓋牌、行程蓋牌,韓國瑜又蓋了一張牌:總統辯論會蓋牌。

在任何一個民主選舉的總統辯論會當中,媒體提問都是最重要的一環。因為這不僅是辯論的一環,更代表了未來「可能」的總統候選人,面對第四權監督時的態度。

蘋果日報的提問雖然不算友善,但確實也問出了絕大多數人心中的疑問(這本是媒體的責任)。

韓國瑜大可利用媒體提問的機會,好好澄清新莊王小姐或是背棄高雄選民等問題,但韓國瑜卻選擇「蓋牌」不回答。痛罵《蘋果日報》是「沒有水準的媒體」、《中央社》總編輯的問題是「無聊、設計的意識形態」,連不在場的《三立電視台》也中槍,被韓國瑜評論為「三立電視台改成兩立,我就接受你訪問,為什麼少一立,因為沒有良心。」

觀察韓國瑜這麼久,雖然韓國瑜在很多時候都會怒氣沖天的展示自己的「強勢」,但其實他本質上是個軟弱、習慣逃避,只願意在同溫層取暖的人,到處嗆聲其實只是掩飾自己「懦弱」。

市議會質詢碰壁,韓國瑜選擇蓋牌逃避不進市議會;民調落後,韓國瑜選擇蓋牌不去面對記者詢問;行程稀少,韓國瑜選擇蓋牌在家睡大覺;辯論會被質疑,韓國瑜還是選擇蓋牌不回應疑問,這樣的韓國瑜本質上當然是「懦弱」的人。

而這樣的韓國瑜,真的跟他口中的韋小寶沒兩樣。

氣盛時嬉笑怒罵、人人喜歡,但一遇師傅要考教武功練的如何時,能躲則躲、能閃則閃;更勝者韋小寶甚至為了不面對康熙,寧願遛之大吉到「通吃島」一躲將近十年。

這樣的人當然不是漢奸走狗,但也不可能是英雄好漢,更別提現在韓國瑜要選的是領導國家的「總統」一職,而不是有名無實的鹿鼎公。

殘酷的事實是:韋小寶永遠不會變成康熙,而韓國瑜也永遠不是當總統的一塊料。

繼市議會質詢蓋牌、民調蓋牌、行程蓋牌,韓國瑜又蓋了一張牌:總統辯論會蓋牌。

在任何一個民主選舉的總統辯論會當中,媒體提問都是最重要的一環。因為這不僅是辯論的一環,更代表了未來「可能」的總統候選人,面對第四權監督時的態度。

蘋果日報的提問…

李正皓發佈於 2019年12月29日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