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對策

長照對策
長照搞的好,老來沒煩惱
核心問題

去年台灣的老年人口比例突破14%,正式進入高齡社會,目前有長照需求的人大約有80萬人,重度失能者例如重癱和三管(氣切、鼻胃管、尿管)大概佔需求者20%,這些人無法自理生活,都需要長期照護,但一般家庭負擔不起,目前約僅一半的重大失能者能住到機構,剩下的人都是自己照顧,而2017年上路,一年投入330億的「長照2.0」,偏重居家照服,而對於嚴重失能者的家庭,無法申請到住宿型機構的補助,家庭照顧者壓力無從緩解時,只能走上不歸路。

所以,衛福部日前宣布補助住宿式服務機構使用者,每年最高六萬元,機構住民終於被納入長照大傘,各界皆認為值得鼓勵;不過,這項補助卻可能在民國112年之後斷炊。衛福部指出,住宿機構補助屬於補助型計畫,目前僅規畫至民國112年,未來是否延續,交由當時的政府討論評估。

衛福部今年5月推估發現,照顧失能者的養護中心等住宿型機構,還有不足5萬多床的缺口,而根據統計,重大失能的長照需求者,全台約近16萬人。但住宿型機構的數量卻不斷下滑,以台北市為例,十多年前,台北市約有260多家住宿機構,但現在只剩90多家,此消彼長,當然一位難求。台灣老人福利機構協會理事長賴添福指出,部分原因,就是法規綁得緊,許多業者受不了退場。政府在106年6月3日修訂《長照服務法》,要求機構未來都需法人化,制定更嚴謹的土地、消防及建築要求,不過相關的子法,一直到107年7月才修好、9月才開放領申請表單;為了達成要求,機構可能要花三到五年建置,所以時間上原本就拖的久,也可能上升成本,造成機構數大減。

除了住不到,住不起更是一般民眾的共同心聲。住宿機構的市面行情,不算尿布奶粉的話,平均一個月約需三萬五千元,政府目前補助只有納入低收入戶,如果長期臥床,民眾大多負擔不起;他指出,「長照2.0」一年330億,都投注在日間和居家照服,除了低收入戶,家庭去住機構的都無法請領補助,業者也愛莫能助。

台灣老人福利機構協會理事長賴添福指出,現今全國大約8萬9千多床,一直約有2成的空床閒置。為何長照需求年年增加,為何還有空床產生?除了法規和價格都衝擊住宿型機構,僱不到人才是住宿機構最擔心的事,形成「明明有床位、可是沒人力」的窘況。台灣老人福利機構協會理事長賴添福指出,衛福部推出居服員加薪到三萬二政策,不少照服員都「放棄」沒補助的機構跳槽,出現出走潮,加上住宿型要值晚班和假日,現在很少照服員會選擇來機構;另外政府法規明定,機構聘用外籍看護,必須符合本國外籍「一比一」原則,無法聘用外援,更加劇缺人狀況。
根據家庭照顧者總會統計,家庭照顧者因不堪長期身心壓力,決定終結被照顧者生命或自殺的「長照悲歌」,從2017年的11件暴增到2018年的20件。家庭照顧者遭遇有三個問題:

一、因照顧而離職
(一)根據衛福部106年老人狀況調查-主要家庭照顧者調查報告顯示,從目前有工作的149 位主要家庭照顧者中,有32.21%表示會因為照顧而受到影響工作,其中以「必須彈性調整工作時間」占18.12%最多,「必須減少工作時間」占17.45%次之,「必須請假」占10.07%再次之。從193位照顧前有工作者中,有 35.23%因照顧而辭去工作。以性別觀察,女性因照顧辭去工作比率為43.93%,較男性24.42%高出19.51個百分點。
(二)另外,根據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與104銀髮銀行在2016年合作的「在職照顧者狀況調查」發現44%在職照顧者是中高齡,37%的在職照顧者有十年以上年資,因料理家務(含照顧家屬)而自願性離職的人,竟高達18.6%。而這些人是相對熟練勞工,離職很可惜;勞工年資屆滿前提前離職,也會影響勞工老年年金的給付,晚年經濟安全堪慮。因此希望讓中高齡者及高齡者工作者,若因為要長期照顧家人而有離職之虞時,得依其需要為職務再設計,避免因照顧而離職。

二、照顧家人初期缺乏其他經濟支持:
根據勞動部推估,104年全國約1153萬勞動人口中,因照顧受到影響者約231萬人;「因照顧減少工時、請假或彈性調整比率」每年約17.8萬人;「因照顧離職」每年約13.3萬人 ;且在職照顧者多為40至55歲中壯年(占73%)的職場重要人力,其中44%擔任主管職位、37%年資超過10年;失能家庭更有超過5成完全仰賴家庭獨立照顧,顯見超高齡社會中失能家庭的長照需求對於我國就業市場之影響。而依現行性別工作平等法規定,受僱者於其家庭成員預防接種、發生嚴重之疾病或其他重大事故須親自照顧時,得請家庭照顧假;其日數併入事假計算,全年以7日為限;薪資之計算,依各該事假規定辦理。但依勞工請假規則規定,勞工請事假1年內合計不得超過14日,事假期間不給工資。然而,勞工一旦面臨家庭長照需求,依現行規定僅能以事假予以安排,除了事假日數不足以因應長照需要外,經濟收入亦可能頓失依靠,加上長期請假將影響工作安排、勞雇關係等,會讓許多勞工不敢請假,或因蠟燭兩頭燒而導致須離職。

三、因照顧家人而導致照顧貧窮化:
家庭照顧者因照顧而離職不只是損失現在的一份薪水,其實也影響到未來的退休金,加上平均照顧時間長達9.9年,家庭照顧者的「老年貧窮」風險很高,是個人、家庭的損失,也可能成為國家的長期負擔。

核心價值

長照搞的好,老來沒煩惱

核心對策

一、補助住宿式服務機構使用者,從現行的六萬起跳,依失能嚴重程度,提高補助金額到12萬或18萬。並且該計畫從四年期計畫改為定期補助,保證計畫不斷炊。

二、適度鬆綁設置住宿機構的法規。同時放寬對住宿機構的補助,不限於重大失能入住住宿機構才能獲得補助。

三、現今領照的約28萬位護理師,真正有執業登記的僅約17萬人,流失的護理人力因工作環境等不願意長留醫療第一線,可以修法透過配套,吸引護理專業進入長照體系,在住宿機構服務。

四、在移工擁有長期照顧認證的前提下,研議放寬機構聘用外籍看護。

五、增訂中高齡就業促進法第十九條:雇主對於所僱用之中高齡者及高齡者有工作障礙或因長期照顧而有離職之虞時,得依其需要為職務再設計。

六、增修就業保險法第十條、第十一條及第十九條之三,增訂長期照顧留職停薪津貼,為期六個月給六成薪,以暫解燃眉之急。

七、為保障家庭照顧者之晚年經濟,提出長期照顧服務法第十九條之一條文修正草案,明定家庭照顧者完成長照訓練及認證,並經長期照顧管理中心評估後,可依其所提供居家式長照服務項目,向長照基金申請補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