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藥健保對策

醫藥健保對策
健全醫療品質、保障醫病權益、完善健保收支結構、 確保健保永續
核心問題

我國全民健保為國家最重要的民生政策之一,同時肩負支撐我國醫藥體系發展的重責大任。健保的普及施行不僅讓許多國家稱羨,同時有效促進全體國民健康,讓所有國人均享有可負擔的醫療,使得醫療不再是有錢人的特權,正是健康權的展現。然而,1995年開辦、即將滿25年的全民健保,在財務收支制度、資源分配、醫療體系發展、醫療品質、新興醫藥品的引進等,亦面臨諸多困境,亟需改革,以利健保永續發展;而醫藥體系在全民健保下,政策逐漸失去主體性,在平等健康權與健全城鄉醫療體系發展下,特殊族群的健康議題更是重要挑戰。因此無論是醫藥體系或是全民健保應在健康權的五大價值與原則:普及性、完整性、可負擔性、可近性、可信賴性下,進行改革。

一、保費費基過度仰賴薪資所得,且失業者、無所得者保費負擔過高,導致保費調漲遭遇不平等困境:健保保費收取基礎超過九成為薪資所得,雖輔以部分資本利得的補充保費,然而屬於無所得之眷屬與失業者,均被以「虛擬所得」計費,除形成眷屬形式上與依附投保之被保險人一樣所得外,更造成失業者所負擔之保費竟然與每月薪資所得近六萬的受僱者相當,形成保費費基未能依照量能負擔的不公平現象;同時,生育率下降與高齡化社會,導致台灣已無人口紅利,意謂著將來可從事勞動的人口只會越來越少,然目前繳保費最大宗卻是花費健保費用最少的勞動階層,所繳的保費供現在的高齡者使用,保費費基若未能改革,將來便會形成保費收入大幅減少,這世代年老後給付不足的窘境,形成保費不正義的現象。最根本的則是:收取不符合公平正義的保費,都會造成漲保費時的不公,使得調漲保費衝擊基層民眾負擔,但不增保費卻難以增加新的給付項目的兩難困境,輕則醫療體系縮減,重則醫療體系血汗、醫療品質下降與病人自費大幅增加等醫病困境。

二、支付制度改革未能併同健全醫療體系方向,部分科別和體系發展失衡,且部分民眾可近性醫療不足:支付制度已逐步朝向同病同酬發展,但仍有頭重腳輕之疑慮,壓縮醫療體系以分級醫療的發展模型,同時醫院評鑑程序繁複,也難以反映各醫院特色,形成文書與軍備競賽。支付制度應朝向反映科別負擔與罕、重、急、難等加強給付的合理性,慢性病整合治療仍有不足,而醫院以營利為導向的情況下,獲利較少的科別則被容易犧牲,民眾需求較多的科別則形成過度血汗。另僅加重民眾部分負擔並不能完善分級醫療體系的發展,包含門診減量與部分負擔的調漲欠缺配套措施,導致許多民眾在基層就醫時,如身心障礙者、罕病、癌症等,欠缺對基層診所的配套支持,此種現象也直接影響部分民眾就醫的可近性。

三、新醫藥品引進標準與進程缺乏基本原則:新的藥物只有更貴、沒有最貴,台灣引進新藥的同時,沒有設定基本優先原則與時程,對病友意見蒐集和醫療科技評估(HTA)的定位也不明,許多特定病人在資訊不足下,等不及新醫藥品核准或適應症的新增,便透過不安全的管道自國外購藥,或是參與未經核准的癌症免疫細胞治療,不僅負擔過重,更欠缺保障與查核、不良反應通報機制。然而,民眾可負擔率和購買力都持續的下降,台灣應積極引進生物相似藥,並且重新檢討藥品給付制度,提高整體健保藥物經濟效益。

四、偏遠地區、原住民與身障者仍健康不平等:即使台灣擁有全球稱羨的全民健保,然而國民健康署委託倫敦大學麥可馬穆教授( Sir Michael Marmot)在2016年完成的我國「健康不平等報告書」中,指出弱勢鄉鎮與優勢鄉鎮的平均餘命短差八年,這中間多為弱勢原住民與身心障礙者、失業者、低收入戶或低社會經濟地位者等等,連健康檢查或預防保健服務使用率都明顯偏低,且兒童意外死亡率益明顯有城鄉差距,形成「生得少、又顧不好」,這在台灣處於高齡化、少子女化的社會中,更是嚴峻,而形成這些不平等現象多為社會決定因素,意為政府越是欠缺作為越是惡化,當務之急便是應該強化弭平健康不平等的各項健康措施與公共建設。

核心問題

健全醫療品質、保障醫病權益、完善健保收支結構、 確保健保永續

核心對策

一、健保保費改革應朝向家戶總所得,以求保費世代正義、健保永續。

二、以支付制度改善醫療分級與降低醫療體系勞動負荷與醫療人員執業風險,同時改善病人負擔;以制度確保醫院財務分配不會犧牲醫療人員與病人權益。

三、給付加速朝向論品質、論病例計酬、強化急重罕難與整合醫療服務,並重新盤點藥品給付政策,降低整體民眾負擔。

四、制定新醫藥品引進程序原則與優先順序,並加速提高引進高藥物經濟效益的產品與強化學名藥地位,強化醫療科技評估(HTA)與病人意見的蒐集。

五、加強對偏遠地區與特殊族群健康照護基礎服務、提高醫藥與預防保健的可近性與信賴度,降低健康不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