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對策

經濟對策
要產業升級,要五缺解決,要經貿國際
核心問題

近來從台灣到全球,皆籠罩著中美貿易大戰的陰影之中,美中貿易戰對全球經濟的傷害,已經從世界主要經濟預測機構不斷提出警訊,演變為直接下修經濟表現。依照目前發展情勢,極有可能出現「修昔底德陷阱」,因為美國與中國大陸均為台灣重要出口市場,台灣的貿易與產業政策絕不能貿然選擇或偏向其中一方,否則將造成難以收拾的局面。尤其現有「台灣接單,大陸生產,出口美國」的供應鏈模式,可能因為美中長期對抗而被打亂。加上我國多是中小企業,若要轉移生產基地,必須考量產業群聚的問題,不像具有全球佈局能力的大企業。

因此,即使政府不斷宣揚台商資金不斷回流,但重點應該放在國內投資環境是否能讓這些資金有路可走,進而達到根流台灣的實際效應。簡單來說,目前國內經濟問題可分為以下四個:

一、產業轉型不順:

台灣自1970年代一波經濟高速成長後,GDP成長率在2000年後開始逐漸下降。在 2000 年以前是GDP成長率是13.3%,2000 年以後是 3.4%,有明顯的差距。探究原因,台灣的產業結構仍是停留在以「製造業」為主的階段,無法發展出高附加價值的產業。創新產業、在全球技術領先的產業只有臺積電、聯發科等寥寥數家,多數產業仍是仰賴代工為生。經濟成長的引擎一直都未更新。

二、「五缺」問題嚴重:「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才」

台灣2017年超額儲蓄達到2兆6179億元,超額儲蓄率攀升至14.57%,龐大的資金無處可去,顯示出國內投資環境亟待改善。但「五缺」真正的是「患不均」:台灣工業區閒置土地有近700公頃;2017年工業及服務業缺人23.3萬人,失業人口數則為20萬。如何分配資源,才是解決「五缺」的關鍵。

三、中小企業經營困境:

2018年台灣有97.64%是中小企業,就業人數為 896 萬 5 千人,就業人數占全部就業人數比率達 78.41%。然而中小企業面臨著生產力與獲利率偏低(人均生產力無法突破200萬,營業淨利2.66%);研發投入不足(2017年中小企業研發占比11.9%,2008年至今呈下降趨勢);財務融通困難(中小企業因規模不受銀行青睞,銀行對新興產業及新創企業融資也趨於保守);轉型能力不足;經營傳承斷層(缺乏專業人才挹注)。

四、無法加入區域經貿組織:

台灣長久以來一直被區域經貿組織排除在外,也無法簽訂FTA,嚴重影響台灣的國際貿易。RCEP、CPTPP分別占台灣貿易總額的59%及25%,一旦被排除在外,將非常不利產業的競爭與發展。台灣的「FTA覆蓋率」只有9.7%,遠不如日本23%、韓國64%,以及新加坡的77%。

核心價值

要產業升級,要五缺解決,要經貿國際

核心對策

一、 推動以人工智慧為創新驅動因子,輔以台灣特有ICT產業優勢,極具有獨特優勢的製造業隱形冠軍結合,加速台灣產業轉型升級,創造嶄新價值。

二、 指定主責機關,加強建構共享經濟發展環境,協助新創業者利用共享經濟經營模式持續創業。

三、 降低障礙,提高行政效率:建構跨領域的技術平台,資源共享,避免重複研究。並提供公司「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的減免優惠。以長期穩定的科研預算,保障科研計畫一定的研發時期。

四、 提供中小企業優惠融資,如轉型所需之設備;協助中小企業產品外銷世界。將駐外單位經濟組,外貿協會與金融機構海外各駐點進行資訊與服務的整合;協助解決中小企業傳承的問題,建立相關課程及媒合管道。

五、 持續用力推動簽署CPTPP及RCEP等區域經濟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