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對策

司法改革對策
推動實質人民參與的陪審制度
核心問題

我在參選2016年總統選舉之時便曾說過,司法改革是國之大事,非司法院、法務部一院一部之事,而是需要五院通力合作、相互配合,並由總統出面,從《憲法》的高度,通盤考量、協調執行的大事。例如,如何從考選上提升司法官、律師的素質?不只是會考試,也應有適宜的社會經驗和歷練,屬考試院權責。監察院處理的陳情案中,過半都是涉及司法不公的申訴,如何恢復人民對「古御史」救濟人權的一絲期待?行政院轄下除法務部(含檢調系統、矯正署)外,內政部警政署等也跟司法有關,行政官員也普遍對於司法系統有諸多怨言,最普遍的是對「圖利」的認定。而立法院更是繼司改會議結論後,落實於修法層面上最重要的戰場,太多道德性陳義過高卻不可行的立法或與時代脫節的法條,只會打亂司法運行。

所以,司改國是會議只會是司法改革的起點,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期盼未來其他各院、部,都能體驗出台灣人民對司法改革的強烈期待,參與到司改的作業系統中來,共同建構可信賴的司法體系。

談到如何挽回當前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感,我認為最重要的一是「立信」,二是「立威」。在歷朝歷代的改革中,「商鞅變法」是足堪借鏡的。而「商鞅變法」能成功的關鍵,就是「立信」與「立威」。徙木立信,重賞十金,讓人民相信政府信賞必罰,說話算話。而太子犯法,割太傅鼻子來作為懲罰,更讓人民相信「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再沒有「刑不上大夫」、「官官相護」這種事,建立了政府執法的權威。

核心價值

推動實質人民參與的陪審制度

核心對策

一、推動陪審制:
既然人民要參與司法、參與審判,就應該真正推動「陪審制」,讓「自由心證」由人民來決定,不再一人說了算數,而無法杜悠悠之口,才能建立對司法的信任。當然改革幅度大,全面立即推「陪審制」,難免衝擊過鉅,建議可考慮採試點試辦方式為之,舉例來說,審理行政訴訟的行政法庭即可作為第一步。因為超過九成五的民眾打行政訴訟都是敗訴的,讓人民覺得法院無法為民伸張正義,因此讓人民來作為「自由心證」的裁判者,正是扭轉司改負面印象的重要關鍵。
二、建立法官、檢察官的退場機制:
人民對於檢察官濫權起訴及恐龍法官的印象太糟糕,要快速恢復人民對司法的信心,就必須立即建立起不適任法官、檢察官的退場機制,讓民眾參與來決定哪些法官、檢察官不適任,應該予以淘汰,而非繼續落入官官相護的惡性循環之中。
三、強化法庭數位化與科技化。
四、加速訴訟及紛爭解決,減少人民因纏訟的痛苦。
五、建立中立的國家鑑識機構,健全筆錄與證物保全。
我們深知,改革無法一步到位,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改革必須開始。期盼司法改革能真正回應人民對司改的殷切期盼,讓我國的司法真正成為保護好人,懲奸除惡,捍衛人民權利的最後堡壘,這才是台灣向世界宣示,堅守「以人為本,以民為貴的民主法治價值」的真正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