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與國安對策

兩岸與國安對策
穩定兩岸和平,確保台灣自由民主體制
核心問題
我們必須認清的事實是,台灣位處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綜合軍力全球第三位中國大陸的東南處;以加拿大而言,對美關係絕對是加拿大最優先思考的首要關係,因為無論在外交、經濟、國防等方面,都無可躲避地必須與美國保持良好關係。同樣地,不論您對中國大陸的觀點如何,隨著綜合國力已提升為全球第二大政治體,兩岸關係必然成為台灣的首要關係。

所謂「首要關係」不是父子、更不是老闆與夥計的關係,而是政治領導人要對兩岸關係有全面性戰略思考的層次。也就是說台灣在面對中國大陸時,不是要投降,更不是卑躬屈膝、只能唯命是從,而是要弄清楚台灣與中國大陸要爭的是什麼﹖堅持的是什麼﹖這不就是七十年來兩岸對峙相持的關鍵所在!

1949年轉進也好、潰敗也罷,超過二百萬不全是國民黨的軍民同胞隨著中華民國政府來到了台澎金馬,從「反共抗俄、光復大陸」國策的改變,到深耕發展「建設三民主義模範省的台灣」,慘澹經營下終有後來的經濟成果、民主轉型,在這片三萬六千餘平方公里土地上的二千三百餘萬台灣人民,締造了我們共同的家園﹗

為什麼在1949年那時,有這麼多的人要離鄉背井、從大陸來到陌生的台灣﹖因為當時的中國共產黨以激烈的手段實施打土豪、鬥地主的土地改革,如果不逃就有難;加上共產主義的無神論及後來1966年文革的破四舊、打倒孔家店,讓即使是出世的僧侶和神職人員,以及許多知識份子都必須紛紛逃離。但是中國大陸經過改革開放四十年,早已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相同的,現今的台灣也不是當年那個國民黨一黨獨大時代的中華民國政府。

海峽兩岸都在調整,雙方都公開承認在尋求可行的溫和社會主義的改革、和實施「接地氣」的路線,無論是大陸「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或是台灣「民有、民治、民享的公民社會」,都在追求實現公義均富的目標、提出完善的「治國之道」,兩岸政府都在拿捏嘗試尋找出方向,雙方都在向人民證明「誰能治理好國家」、「誰能造福人民」、「誰能讓全世界看得起中國人及台灣人」。海峽兩岸都期待能攜手合作,將我們努力打拼的成果,與每一個國家分享,中華民族歷經磨難,如今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更要亮起來!讓全世界看到兩岸齊心、願意和平地與國際社會共同分享兩岸走過艱辛締造成功的經驗和方法。

兩岸之間的確存在著差異,中國大陸習主席也承認兩岸在社會制度、生活方式、私人財產、宗教信仰等存在著差異。坦白說,當前的國民黨與民進黨,都對兩岸關係存在著意識形態上的謬誤。我們必須誠實地面對憲法法理、歷史事實及當前的國際社會普遍認知。兩岸之間不應該是主權之爭,而應該是治權競爭﹗

因此,從台灣的角度來說,我們要向國際社會證明,台灣的政治制度是一個可以有效運作、廉能法治的政治實體,台灣的經貿可以持續繁榮、讓台灣人民安居樂業,並可以對國際社會善盡義務﹗簡言之,台灣必須向世界、也向對岸證明,台灣人能夠管理好台灣,台灣人能夠有效地當家做主;台灣政治領導人必須有能力,讓每一位台灣人享有文明社會中的尊嚴、安全、繁榮與幸福。

無論是國民黨的「九二共識」,或是蔡英文總統所說「尊重1992年的歷史事實」,都應回歸到1992年香港會談的真實內容,而我就是當時國民黨大陸政策指導小組的召集人,負責執行推動大陸政策的相關事務。

1992年香港會談,肇因於解決「海峽兩岸公證書使用」和「開辦海峽兩岸掛號函件查詢、補償」的技術問題處理原則,而直接指向兩岸定位的問題。因為自1991年台灣決定「終止動員戡亂時期」,1992年制定了「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並正式公布「台灣地區人民進入大陸地區許可辦法」(1993年4月30日)。兩岸人民開始公開合法地頻繁大量交流,這時就涉及雙方「政府機關」出具的文書被對方「承認」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問題,因此兩岸必須進行工作性商談。在商談期間,大陸海協會希望先就「一個中國」的議題達成協議,並提出五項表述方案,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方案是「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對兩岸公證文書使用(或其他商談事務)加以妥善解決。」

台灣海基會亦提出五項文字表述方案,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方案是「鑑於海峽兩岸長期處於分裂狀態,在兩岸共同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咸認為必須就文書查證(或其他商談事務)加以妥善解決。」惟因海協會對海基會上述之文字表述方案不能接受,海基會又提出三項口頭表述方案,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為「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為鑑於兩岸民間交流日益頻繁,為保障兩岸人民權益,對於文書查證,應加以妥善解決。」

縱然1992年香港會談、兩岸並未簽訂正式書面協議,但為處理雙方相關事務及文件上必要的法律定位,仍積極有創意地就海峽雙方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不斷地進行函電往來,而最終代表台灣的海基會所表述的內容是「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而代表大陸的海協會所表述的內容則是「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統一,但在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含義」。

無可否認地,1992年香港會談的確存在著分歧點,但是當時代表兩岸商談的台灣海基會、大陸海協會在「兩岸共同謀求國家統一」、「雙方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這兩個原則上,是立場一致的,但對誰能代表「中國」這個代表權問題存在著基本爭議。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包括增修條文,以及「兩岸關係條例」,在法理上,都明白確認兩岸關係應該是「同屬一中、對等分治」,不是「兩個中國」,也不是「一中一台」;而追求台獨,更是會導致台灣遭致立即而全面的災難。這不是危言聳聽,這是長年台灣的盟友美國也不諱言的公開警告。1993年我在台灣省議會答詢時曾說,宋楚瑜是一個喝台灣水、吃台灣米長大的台灣人,也是一個愛吃辣椒的湖南人,同時也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兩岸之間應該是「制度之爭」,而不是「國族之爭」。

為了台海兩岸的和平穩定,為了台灣2300萬人民的安全生活,台灣政治領導人不能再糾結於意識形態,甚至只顧謀取個人或政黨的私利、罔顧兩岸共同利益。2015年11月7日在新加坡舉行的兩岸領導人會面,縱然雙方沒有簽署協議或發布共同聲明,但這象徵1949年以來兩岸史上最大突破的最高層會面對談,特別是海峽雙方閉門會晤之內容,台灣當局領導人應該向立法院說明並提出書面文書備查後才能得到確認,以致於2016年台灣政黨輪替政權交接時,沒有任何相關會面的書面文書檔案移交給後任者,因此被後任執政當局認為是國民黨執政者的個人行為、並不代表政府立場。我在此保證,任何重大協商或締約,即便過程中必須保密,也會向立法院報告說明得到共識後才生效!

兩岸關係既然是當前台灣的「首要關係」,兩岸當局都應該尊重歷史、承認法理、更因為國際社會共同的「一個中國」認知,台灣政治領導人應當回到1992年香港會談台灣海基會及大陸海協會均強調的「兩岸共同謀求國家統一」、「雙方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這兩項兩岸關係最重要的基礎上,創造兩岸協商的契機。

所以,兩岸關係的發展,不是簡單「對或錯」的「是非題」,也不是「要或不要」、「能或不能」的「選擇題」,而是要明白說明我們台灣人堅持的是甚麼﹖我們期待的是甚麼﹖甚麼是我們絕不能妥協﹖﹗甚麼是兩岸雙方可以努力求同化異、來往交流的「申論題」﹗釐清兩岸關係的本質,以時間換取空間,放下無謂的對峙爭執,爭取台灣自由民主生存發展的時間與空間。

我們必須了解,維持和諧的兩岸關係,以和平的方式解決兩岸分歧,是台灣政治領導人責無旁貸的使命,「堅持中有彈性,彈性中有原則」,是處理兩岸關係必須秉持的原則。

核心價值

穩定兩岸和平,確保台灣自由民主體制

核心對策

一、對岸必須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我們主張對等分治、兩岸對話、和平發展。在中國大陸還未完全實現自由民主法治前,台灣絕對主張維持現狀。

二、一個底線:
台灣任何現狀改變都需要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以民主方式來共同決定。

三、兩個前提:

(一)以和平、對等、有尊嚴的協商方式解決兩岸爭議。
(二)確保台灣自由、民主、法治、多元的共同價值與生活方式。

四、三個尊重:

(一)尊重中華民國政府存在的事實。
(二)尊重當前兩岸政治、經濟、社會存在差異,非短期間能化解。
(三)尊重台灣人當家作主的權利

五、四個安全:基於兩岸分治的政治現實,台灣為確保自身安全,必須確保:

(一)國防安全:台灣必須繼續維持軍事佈署,保有維護自我防禦的能力,確保台灣人民生命財產安全。
(二)國際安全:對於國際組織,台灣應可積極參與,俾能保有參與國際社會交流的管道,不僅能享有必要的資訊並與國際社會互助互動,更確保台灣的國際經濟能永續發展。
(三)經濟安全:持續深化兩岸經貿交流合作與互利共榮,使兩岸互補互助、共享經濟發展的成果與紅利。
(四)生活安全:即為確保「中華民國政府統治權」,維持「票照投、錢照賺、網照上、禱告照作、菩薩照拜,總統照罵」的自由民主生活形態。

我們再次強調,兩岸一家親,同根同源,我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台灣人民應該了解甲午之戰對中國人的切膚之痛,而中國大陸也應該瞭解台灣人民對於民主自由體制的珍惜與堅持,彼此應該從瞭解、諒解,走向和解,達到兩岸人民的心靈契合。兩岸和平發展是大家的共同目標,兩岸也應該積極恢復對話機制,讓兩岸經濟共榮互利。

增進國家安全,以經濟發展為取向的外交政策
核心問題

近二十年來,台灣的問題何止是經濟,問題在領導﹗

當前中華民國所面對的國際環境,是複雜而且艱困的;感謝現有14個友邦對中華民國的支持,謝謝世界各個國家對台灣的友誼,但是我們必須瞭解的是,台灣的政治領導人,除了要能穩定持平地處理中美關係、妥善因應台日問題外,也必須對國際社會善盡義務和責任。

穩定的兩岸關係不僅僅是符合中美的利益,更是東亞和平的基石。因此台灣政治領導人基於台灣整體利益,必須能不偏不倚地拿捏對美國、中國大陸的分寸。

現實的國際環境雖然限縮了中華民國的外交空間,但是台灣不能自外於國際社會,特別是許多國際性組織,特別是雙邊或多邊的經貿組織、國際衛生組織、國際民航組織、國際刑警組織等等,台灣都應該積極地參與。縱然外交場域受限,但國際宣傳不能受挫﹗

2016年在祕魯利馬、2017年在越南峴港舉行的APEC領袖會議,宋楚瑜身為領袖代表接受付託、將台灣經貿成果、政府協助中小企業蓬勃發展的關鍵政策作為、全民醫療普及成就、不分性別的公民教育及社會安全等等,這些台灣人民共同努力多年所創下的成果,完整扼要地用英文向國際領袖說明、並表達台灣願意與國際社會分享這些得來不易、了不起的「台灣經驗」。

藉由兩次代表參加APEC,更深刻的感受到,確實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外交空間受到大陸崛起後更為嚴峻地擠壓,但是許多國家都願意與台灣進一步發展非官方外交方面的合作。在與大陸習主席的交流及習主席多次的公開談話中了解,大陸方面希望在與台灣政治領導人先就兩岸關係定位清楚後,並不排斥台灣以適當身分參與國際性組織活動。

台灣必須了解,在當前國際氛圍下,與大陸進行外交場域你死我活的競逐,是極為不智的做法,唯有定位清楚兩岸關係後,台灣才能擺除干擾,全力在經貿、醫療、航運安全、打擊國際犯罪等方面開展空間。

核心價值

增進國家安全與經濟發展為取向的外交政策

核心對策

一、制定專法支援台商建立海外產業聚落
由「南向計畫」區域使館,選址成立經貿運籌基地,藉由政府出資台商進駐方式,讓該基地成為台商園區,協助台商推動經貿、完善海外供應鏈,同時強化使館功能,提升國人救助效能 (24小時服務)。
二、強化國際宣傳,宣揚台灣精神
強化國際宣傳運作效能,並統籌規劃對外之新聞交流及國際宣傳。
三、積極參與區域組織、國際性人道組織及非政府組織。
四、籌設國際NGO園區,強化我國的NGO外交工作。
五、強化培訓外交人才,提升國際談判及論述能力,並積極參與國際會議、論壇,爭取國際認同。

確立國軍防衛中心思想,打造精實部隊
核心問題

相信您也很好奇,究竟台灣的軍事實力如何?據「全球火力」(Global Firepower)的排序統計,美國、俄國、中國大陸分別拿下全球軍力排行的前三名,而台灣則位列全球137個軍事力量中的第22名;也就是說,台灣的軍事實力雖然比不上中國大陸,但在國際社會上也是具有實力的。

但是,國軍捍衛目標如果不明確,就讓國軍產生了「為何而戰」的困惑!

當前我國防安全面臨四個問題:

一、對岸武力不斷提升:近年,對岸密集地於我國空、海域出沒,據統計,我國目前現役軍人約21萬5千人,預備役約167萬5千人,戰績、攻擊機及攻擊直升機總計663架,艦艇方面則為24 艘巡防艦、4艘驅逐艦,然而對岸光現役軍人則為218萬人,戰機方面則為1222架,艦艇除有1艘航母,同時有52艘巡防艦、33艘驅逐艦。由數字可發現雙邊戰力差異甚大,故凸顯不對稱作戰能力之作戰及維持兩岸和平之必要性。
二、國防自主發展艱辛:基於技術困難,舉凡飛彈晶片、雷達系統、專案管理技術等等,大多依賴國外技術,尤以美國為重,台灣三大國防產業大廠分別為中科院、漢翔及台船,雖科技能力強大,但技術仍掌握在國外廠商,近年對岸崛起武力提升,台灣經濟力量及武器數量在有限的提升下難相抗衡,若技術未能達到完全的自主製造,將被美國軍購及中國威嚇壓得喘不過氣。
三、資安風險日益擴大:我方近年除遭到對岸假訊息攻擊,更被瑞典哥登堡大學跨國資料庫列為遭受外國假訊息攻擊的第一名,其亦有機密、銀行、個人等資料之竊取。對岸近年發動「雲端跳躍」駭客行動,處處可見其銳實力之傷害,若未儘速組織資安部隊及專職單位、機關,則其風險將日益提升。
四、募兵制排擠軍事預算:2011年起兵役法修正上路後,於去年起全面推動募兵制,並輔以常備役軍事訓練(4個月的兵),制度轉軌階段,若是薪資提高的幅度大於人員緊縮的幅度,使得人員維持預算增加,作業維持及軍事投資預算將會受到排擠;再加上官僚缺乏效率,以及受到政經因素及「政府失靈」影響,推動募兵制恐將面臨戰力降低及政府預算失控的風險,必須力求避免。

核心價值

確立國軍防衛中心思想,打造精實部隊

核心對策

我必須明確指出,台獨有三個不可能,(1)不會有任何外國勢力會為了台灣獨立而出兵,幫助台灣打一場獨立戰爭。(2)中國大陸絕不可能容忍台灣獨立而不以武力干預。(3)台灣人民很務實,不會為了「台灣獨立」而不惜戰至最後一兵一卒。

台灣維持精實的國軍,不僅為了自身防禦,更是為了捍衛台灣的民主自由及生活方式,兼具精神與實質的意義。但是台灣這支精實的軍隊,絕不是為了台獨而戰,奢言獨力支撐幾個月就為了等待外國勢力來援﹗老實說,期待外國勢力並不實際,台海戰爭持續越久、死傷越慘重,這絕不是台灣「上兵伐謀」最好的戰略。

因此,台灣政治領導人的責任,是「避戰」、而非是「求戰」,最高戰略目標是「止戰」,而不是要求國軍、台灣人民為不負責任、放言高論的政客挑起戰端而犧牲以至於生靈塗炭!但是,也不是說我們「畏戰」,為了捍衛台灣民主自由、多元文化、法治公義,則是國軍及所有台灣人民義無反顧的責任。更是位處台灣海疆,為我們漁民合法護漁、維護生計的強力後盾。

具體政策包括:
一、遠台防禦:主張防衛應擺在中華民國經濟海域之海空範圍,讓潛在戰場遠離國土區域,並成立無人機中隊,使空軍效能最大化。
二、天網作戰:實質成立第四類軍種 (資通電兵),主司國家網路攻防及資訊安全,並徵招民間駭客參與網軍計畫,強化國家整體資安防衛系統。
三、國防自主:強化國艦國造效能,嚴格控管專案風險,促進技術移轉及零件在地化。
四、採取靈活激動、快速反應,不對稱戰略。
五、持續推動募兵制度,並強化後備部隊訓練。
六、強化退伍士官兵職訓多元化發展。
七、堅持以台灣利益為前提的對外軍購政策。
八、全面清查貧困榮民、榮眷,做好生活照顧與輔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