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益政 @ 教師職業工會 教育政見發表全文

[吳益政 @ 教師職業工會 教育政見發表全文]

#連口誤都完全公開

我在立法院擔任助理十年,回到地方也十七年,擔任議員。所以在我的求學過程跟就業過程當中,包括觀察我的同學畢業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可以看到不同教育背景,自己在選擇自己的職業生涯,有什麼樣的差異。

那我自己對教育最核心理念還是回到最基礎的,孔子早就講完了,因材施教、有教無類。因材施教是對每個學生的可能,幫他發現他的特質,然後協助他找到他自己。第二個有教無類是透過各種教育的系統、資源的流動,讓整個社會階級能夠更民主,這是階級流動最重要的一個工具,這是兩個教育的核心理念。

教育面對有些是不變的,有些因為環境而改變說學習應該有所差異,現在我們的環境就是,第一個就是老化、高齡化;少子化;最主要是我們現在生產自動化、然後產業全球化。這四個很大因素讓我們整個貧富差距更大,所以說我們現在老人低收、年輕人低薪、整個貧富差距不斷的擴大,不只是台灣,全世界都一樣。 所以說我們在面對這些教育的時候,怎麼去因應這些不變的、可變的這是我覺得這個教育系統要真正全面來檢討。

我認為說不只有我們大學,到一個年紀不管是唸普通大學還是技職教育,都應該要唸,我一直都認為要唸四個通識教育。大學的通識教育通常只是營養學分,可以翹課的,分數高的。事實上通識教育非常重要。 第一個、哲學;第二個、邏輯;第三個、經濟學;第四個、法學;第五個是現在對全球的產業改變氣候變遷的議題。我認為每一個大學生或唸技職教育的,都要有這樣五個共同的修養,否則怎麼去面對公民教育來講,我們怎麼去面對性平教育?我們怎麼面對所謂的死刑?我們怎麼面對所謂的安樂死?包括墮胎、這些人生命之間的一種轉折?

有時候大學如果沒有唸到跟啟發,出來社會你看我們社會的動盪,是多少這些沒有能力去探討這些問題的人。這是我認為說任何教育,大學、大專院校,最重要的這五門課程,都應該在我們的教育裡面被要求。然後不能探討太多雜七雜八的課程,每個政黨都用自己的角度去看、自己的立場去說課綱編排,都沒有看到這個核心價值,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

那因為我自己經過技職系統,我講的,如果有這四門的通識教育,你唸哪一個科目 越早找到方向是越好的。所以說那種啟發我覺得對技職教育的投資應該要更優。特別是歐洲,大家都會知道德國的汽車、鐘錶、各行各業,可是我們卻只會講,都沒有去做。那我認為最好的就是我們的技職教育能夠跟歐洲合作。

最重要最重要,因為我在中央、在地方,隨著地方沒錢,所以我們很多理想都沒辦法實現。那我認為憲法裡面規定,納稅、服兵役、受國民義務教育,是全國一致的權利跟義務。可是這個國民義務教育因為我們的人是在台北市,跟在鄉下,你享受的整個教育的品質差異很大,所以說我認為應該要回到國民義務教育應該要中央來負擔。如果負擔一次不能,至少老師的費用大概占七成,以高雄來講,大概我們四百多億的基礎教育的經費,七成大概兩百八十億左右。

如果把師資的經費回歸中央,如果這樣可能地方的財政跟教育的系統都可以因此改變,這是我對教育最基本的一個看法。

吳益政:教育政見發表

[吳益政 @ 教師職業工會 教育政見發表全文]

#連口誤都完全公開

我在立法院擔任助理十年,回到地方也十七年,擔任議員。所以在我的求學過程跟就業過程當中,包括觀察我的同學畢業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可以看到不同教育背景,自己在選擇自己的職業生涯,有什麼樣的差異。

那我自己對教育最核心理念還是回到最基礎的,孔子早就講完了,因材施教、有教無類。因材施教是對每個學生的可能,幫他發現他的特質,然後協助他找到他自己。第二個有教無類是透過各種教育的系統、資源的流動,讓整個社會階級能夠更民主,這是階級流動最重要的一個工具,這是兩個教育的核心理念。

教育面對有些是不變的,有些因為環境而改變說學習應該有所差異,現在我們的環境就是,第一個就是老化、高齡化;少子化;最主要是我們現在生產自動化、然後產業全球化。這四個很大因素讓我們整個貧富差距更大,所以說我們現在老人低收、年輕人低薪、整個貧富差距不斷的擴大,不只是台灣,全世界都一樣。 所以說我們在面對這些教育的時候,怎麼去因應這些不變的、可變的這是我覺得這個教育系統要真正全面來檢討。

我認為說不只有我們大學,到一個年紀不管是唸普通大學還是技職教育,都應該要唸,我一直都認為要唸四個通識教育。大學的通識教育通常只是營養學分,可以翹課的,分數高的。事實上通識教育非常重要。 第一個、哲學;第二個、邏輯;第三個、經濟學;第四個、法學;第五個是現在對全球的產業改變氣候變遷的議題。我認為每一個大學生或唸技職教育的,都要有這樣五個共同的修養,否則怎麼去面對公民教育來講,我們怎麼去面對性平教育?我們怎麼面對所謂的死刑?我們怎麼面對所謂的安樂死?包括墮胎、這些人生命之間的一種轉折?

有時候大學如果沒有唸到跟啟發,出來社會你看我們社會的動盪,是多少這些沒有能力去探討這些問題的人。這是我認為說任何教育,大學、大專院校,最重要的這五門課程,都應該在我們的教育裡面被要求。然後不能探討太多雜七雜八的課程,每個政黨都用自己的角度去看、自己的立場去說課綱編排,都沒有看到這個核心價值,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

那因為我自己經過技職系統,我講的,如果有這四門的通識教育,你唸哪一個科目 越早找到方向是越好的。所以說那種啟發我覺得對技職教育的投資應該要更優。特別是歐洲,大家都會知道德國的汽車、鐘錶、各行各業,可是我們卻只會講,都沒有去做。那我認為最好的就是我們的技職教育能夠跟歐洲合作。

最重要最重要,因為我在中央、在地方,隨著地方沒錢,所以我們很多理想都沒辦法實現。那我認為憲法裡面規定,納稅、服兵役、受國民義務教育,是全國一致的權利跟義務。可是這個國民義務教育因為我們的人是在台北市,跟在鄉下,你享受的整個教育的品質差異很大,所以說我認為應該要回到國民義務教育應該要中央來負擔。如果負擔一次不能,至少老師的費用大概占七成,以高雄來講,大概我們四百多億的基礎教育的經費,七成大概兩百八十億左右。

如果把師資的經費回歸中央,如果這樣可能地方的財政跟教育的系統都可以因此改變,這是我對教育最基本的一個看法。

吳益政-理想城市高雄市發佈於 2019年12月9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