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瑜:對觀光產業有概念、用積極行動表關心

【對觀光產業有概念、用積極行動表關心】


今天我和李鴻鈞秘書長一起參加了「觀光產業座談會」,就大家所關切的問題,彼此交流,好好地聽聽業者的心聲。這場座談會是由親民黨不分區被提名人黃文卿、李本玠、蕭涵方共同舉辦。

我覺得,今天台灣所面臨的很多的問題,經濟民生的問題,讓大家非常憂心。我是三位總統候選人當中,甚至是台灣少有的政界人士,對觀光產業的事情最有概念、最關心的人。為什麼?有三點理由:第一,國有五十個州,我從學生時期開始,美國的五十個州,我不但去過,而且每一個州都開過車。日本跟我們斷交之後,把所有的新聞界全部撤離台灣,我作為新聞局長,負責要對日本去做宣傳。第二,我到過日本,只要你點得出名的重要城市,不管是北海道、九州,本州、四國 等,我都去演講過,都跟日本的政界有所來往。我是唯一的,中華民國的政治人物跟日本十三位首相坐下來談過話的人。第三,你只要點得出來,全世界除了南極跟北極我沒去過,從冰島到中、南美所有的國家,我做國際宣傳,到過每個地方去。觀光產業不是單獨的一個觀光局可以去完成工作。必須要了解,觀光資源全世界都在注視,每一個國家都在發展觀光的產業。

台灣現在所面臨許多挑戰當中,有六個是最嚴峻的:
第一個,氣候變遷的變化。日本算是非常重視水土保持的國家,但是來了個大風、來了個颱風、來了個大雨,對觀光產業的重創,大家都可以看得到。

第二個,人口結構的變遷–老人化、少子化,國家必須要有能力來因應處理這個重大的人口結構的變遷。

第三個重大的衝擊,更嚴重的是產業結構變化。固然高科技必須重視,但是傳統的產業,包括觀光業,佔了我們服務業百分之七、八十這麼樣重的這些中小企業所面臨的挑戰。政府不能只重視高科技,而不重視服務業,不重視我們觀光產業,這是政府必須要去努力的事情。這是第三個大事情。

第四個大事情,世界各個經濟體在拉幫拉派,在重新組合。我們看到全世界的組合當中,我們中華民國台灣逐漸的被排除在外面,不能跟人家去接軌,我們被邊緣化的結果,積極的發展更受到重創。

第五個,因為產業的變化,貧富差距越拉越大,產生社會動盪不安的問題。

第六個是人文價值的淪喪,暴戾之氣,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信任越來越出問題。這都是我們國家未來領導人必須重視的問題。

今年我有機會去了港珠澳大灣區,我跟國台辦負責人特別講了很重的話。我說,你對民進黨政府有意見、你要給他好看,但是你卻把對兩岸交流最有貢獻、最希望兩岸交流的觀光產業拿他們來出氣,這個不公平的。兩岸最重要就是要交流,要彼此相互認識,多體諒、多認識,才能化解彼此當中的差異和誤解。沒有交流,怎麼樣子去化解這些不必要的誤會?從今年年初開始之後,一連串的這些動作,對我們觀光產業有很大的衝擊。我為什麼要請這三位來加入我們這次不分區立委的行列?將來我們希望這三位進到立法院,和我一起,從政府相關政策上面,重新好好去調整。

我們將來要用政治槓桿,讓雙方都了解,只有民眾、人民相互交流,才是兩岸最好安定、和平的保障。彼此多認識、多交流,之間才不會仇視,讓大家曉得我們是穩定亞太地區非常重要助力。政府要管的不是只有法律,對觀光基礎建設更要重視。政府應該運用行政的權力,把觀光亮點更發揚光大。另外,對於那些不時宜的法令要修改,由中央訂立一個原則性的規範,和地方政府一起共同來關心。

【對觀光產業有概念、用積極行動表關心】
今天我和李鴻鈞秘書長一起參加了「觀光產業座談會」,就大家所關切的問題,彼此交流,好好地聽聽業者的心聲。這場座談會是由親民黨不分區被提名人黃文卿、李本玠、蕭涵方共同舉辦。

我覺得,今天台灣所面臨的很多…

宋楚瑜找朋友發佈於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